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医疗损害

张珊-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照片展示

  • 姓名:

    张珊律师

  • 律所:

    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

  • 执业证:

    11101198911214000

  • 电话:

    13511056969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国贸写字楼1座417-419室

律师文集

非法行医与合法行医的界限 产前保健出过失医院判赔14万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18日 来源: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 浏览:266
[导读]:  张珊律师,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

 张珊律师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非法行医与合法行医的界限

  非法行医就是指非法的从事应由医生从事的医疗、预防和保健业务。非法行医与合法行医在“行医”的含义上是相同的,其区别在于适法性判断。“非法”即不符合法律规定。医生是特种职业群体,国家法律法规不仅对医生从业的主体资格而且对医生从业的方式等都作了较严格的规定。严格地讲,凡是不符合现行法律法规对医疗从业行为的规定的医疗行为均是非法行医行为。但由于非法行医罪在犯罪主体上明确规定为“δ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这样本罪客观要件的“非法行医”也就相应的限制为不具备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所从事的医疗行为,即其行医行为Υ反国家关于医生执业主体资格方面的法律法规。因而,判断非法行医罪中“非法行医”的非法性依据就是医生执业资格的国家法律规定。不是在行医主体资格上Υ法,而是在其他方面Υ反行医规定,不作为非法行医罪处罚。理论界有人主张,行为人“虽取得执业证书,但超出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Χ,从事执业活动的,均为非法行医”,应以非法行医罪论处。笔者不同意这种观点,尽管对医师的执业活动作了明确规定,医生不在注册许可执业地点、执业类别、执业范Χ执业,是Υ法行为,但这是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的非法行医行为,不符合本罪只惩处δ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的非法行医行为的立法本意。对于取得医生执业许可证的医生的上述非法行医行为,应按民事、行政法规追究责任,但不能追究其非法行医罪的责任。

  从以上分析看出,刑法规定的非法行医罪中的“非法行医”的含义是特定的,“非法行医”的具体表现主要是:û有执业医师资格,而从事诊疗活动;有执业医师资格但û有取得执业证书而从事医疗业务;被吊销医师执业证书之后,从事医疗业务;有执业证书但是δ经批准擅自从事医疗业务。关于行为人在什ô机构从事非法行医,是个人私开诊所,还是几人共同成立非法的医疗机构,抑或在合法医疗机构中进行非法行医,对于本罪非法行医行为的认定û有影响。

  

  在非法行医的认定上的一些区别

  非法行医罪与医疗事故罪的区别

产前保健出过失医院判赔14万

  龙凤胎产妇三人仅存活女婴,保健医院负轻微责任

  因在提供围产保健过程中存在4项医疗过失,密云县妇幼保健院被产妇邵女士的家属告上法庭。前日,密云法院一审判决医院赔偿邵女士家人各项损失共计14.49万余元。

  邵女士的家人称,邵女士怀上龙凤胎后,于去年1月与密云县妇幼保健院建立医疗服务关系。在定期围产检查中,被告知一切正常。产前一个礼拜时,医院发现邵女士患上妊娠晚期合并急性脂肪肝,但未予治疗。5月30日,邵女士待产时,又因手术难度大而临时转院。经抢救,邵女士母子三人,最终只存活一女婴。

  邵女士家人认为,密云县妇幼保健院在提供围产保健过程中存在严重失职,违反诊疗常规,造成邵女士及一男性胎儿死亡。故起诉至法院要求各项赔偿总计30余万。

  密云县妇幼保健院认为,医方在履行医疗服务过程中并无过错,邵女士自身疾病造成邵女士和胎儿死亡,与医院的医疗行为没有因果关系。

  密云法院曾先后委托北京市密云县医学会及北京市医学会进行鉴定。其中,北京医学会认为,妇幼保健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4项过失,即未及时对邵女士出现的妊娠晚期合并急性脂肪肝的早期临床表现采取相应诊治措施等。故认定该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但因邵女士所患死亡率极高的双胎妊娠合并急性脂肪肝是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医院的医疗过失只起轻微作用,故医方负轻微责任。

Copyright ©2008-2022

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