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医疗损害

张珊-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照片展示

  • 姓名:

    张珊律师

  • 律所:

    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

  • 执业证:

    11101198911214000

  • 电话:

    13511056969

  •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1号国贸写字楼1座417-419室

律师文集

滥用抗生素带来怎样的灾难?非法行医的犯罪主体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03日 来源: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 浏览:266
[导读]:  张珊律师,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

 张珊律师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市泽文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滥用抗生素带来怎样的灾难?

  医学界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在美国买枪很容易,买抗生素很难,但在我国恰好相反,无论是感冒还是发烧,只要一有病症,医生马上就会给患者大剂量使用最新最贵的抗生素。请关注——— 打破砂锅:滥用抗生素带来怎样的灾难

  统计资料显示,我国住院患者的抗菌药物使用率高达80%%。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如此大规模地使用抗生素,这种局面不及时改变,中华民族有可能集体成为;耐药一族;。

  严重依赖抗生素带来隐患

  近期,北京患普通感冒和流感的人数急剧增加,各大医院人满为患,尤其儿童患病者剧增。记者近日在北京儿童医院的输液室里看到,医务人员在配液室里忙碌的工作,护士们配好的药水已经排成了长龙。

  带着儿子来看病的高先生告诉记者:;我带着孩子到这看病,从挂号到就诊、化验、缴费、拿药、输液……足足用了7个小时。以前孩子发烧感冒都会到医院来输液,好的快呀。没想到这次会有那么多孩子一起生病!;记者随后又走访了多家设有儿科的医院后发现,每家医院的输液室里都是人满为患。在记者随机采访的患者中,有90%%的市民表示,为了让感冒快点好,就诊时都会主动要求医生为其输液治疗。

  看来患者与医生的关系已渐渐从被动转为了主动,但这种主动要求真的会给患者带来好处吗

  据北京市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常务副主任杜某某介绍,滥用抗生素问题长期存在,就拿感冒来说,医生不管患者是细菌性还是病毒性引起的疾病,都习惯用抗生素来应对,从而使抗生素的使用量居高不下,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隐患。

  北京儿童医院一位医生对记者感叹道:;现在小孩生病都要输液,而且基本都使用最新级别的抗生素。一个新的抗生素研制成功至少得10年,童年就对顶级抗生素产生耐药性,这些孩子长大后用什么抗生素这种情况不改变,我们的下一代真的无药可用了。;

  滥用抗生素将成民族之患

  细菌感染曾是人类的第一死因,抗菌药物的发明带给了人类希望之光。但是目前抗菌药物在临床上的滥用现象,使细菌耐药性的问题日益突出,耐药菌的发展速度之惊人使中国抗菌药物的;黄金时代;没有持续多久。有的抗生素进入我国20多年,病菌耐药率就已达到60%%—70%%,而曾使肺炎、肺结核的死亡率降低了80%%的抗菌药现在对70%%肺炎球菌无效,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中国将率先进入;后抗菌药物时代;,中国人也将成为第一代的;耐药一族;,那绝对是一场重大灾难。

  有关专家也一再呼吁医生要慎用抗生素类药品,就是因为抗生素药物的使用具有不可逆性。使用了第一代抗生素药物后,下一次发生感染时,使用第一代抗生素会无效,必须使用第二代甚至第三代抗生素才有效果。

  北京省食药局局长郑某某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说,滥用抗生素问题是中华民族之患。一个民族最基本的竞争力是健康,如果连健康都没有了,中华民族拿什么和别人竞争。

  抗生素不是;万能药;

  既然社会各界都意识到滥用抗菌药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为何近几年这种形势毫无减弱的趋势,难道大家都对自己的生命如此不负责任吗

  调查显示,对某医院的293份病历的抽查发现,使用抗生素的占53%,其中外科病历中使用抗生素占总数的86%,尤其在术后,抗生素使用几乎达到100%。14%患者术前就开始预防用药,甚至有患者在手术前一周就肌注青霉素80万单位。这种用法极易引发细菌的耐药性,不符合抗生素的基本使用原则。

  就此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他们认为,多年来医疗机构不合理用药十分严重,基层医疗机构尤为突出。究其原因,首先是医务人员医疗技术水平不高,如何选择抗菌药物的知识欠缺。按照医生用药原则,用了青霉素,在开药方时就不能再开青霉素族的其他药,而在实际中不少医生往往是;祖孙三代;一起用,;大炮打蚊子;等用法也经常能在药方中看见。

  其次,在不少医生心目中,把抗菌药物当做;保险药;、;安慰剂;,有的医生在病因诊断不明确的前提下,认为只要用了抗感染药物就保险了。有时用一种抗菌药物就可以解决问题,往往用两种或三种抗菌素;用低档抗菌药即可治愈的,偏要用高档的,像扁桃体发炎等轻微症状用青霉素即可,而在实际中医生却要用先锋类,这些都是医务人员怕担责任的表现。

  共同遏制抗生素滥用

  为了改善基层医疗机构抗菌药物滥用的现状,进一步强化抗菌特药分组管理,延缓并控制全国细菌耐药率上升的趋势,最终实现基层医疗机构安全、有效、经济的抗菌药物临床合理应用的工作目标。前不久,卫生部、中国执业药师协会等相关协会以及辉瑞公司联合开展;全国基层医疗机构抗菌药物临床合理应用培训计划;在北京正式启动。

  据卫生部医政司赵副司长介绍,培训由卫生部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具体实施,将采用巡讲的方式,结合师资培训和普及培训两级培训模式。全年完成全国31个省感染、呼吸、血液、重症监护、外科、儿科、微生物、药学等3万至4.5万名专业基层医药卫生技术人员的培训。

  ;培训旨在进一步强化抗菌药物分级管理,延缓并控制全国细菌耐药率上升的趋势,最终实现基层医疗机构安全、有效、经济的抗菌药物临床合理应用的工作目标。;赵副司长指出,不合理使用抗菌药物在我国各个地区不同程度地存在,基层医疗机构中更为突出。这不仅加大群众就医负担,而且可能给健康带来危害。

  另外,记者了解到,由于大量的、不合理的应用抗菌药物,细菌的耐药率迅速上升。2007年将细菌耐药列为威胁人类安全的严重公共卫生问题之一。

  对此,卫生部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张淑芳强调指出,如不采取措施规范抗菌药物的应用,人类将会面临无抗菌药可用的局面。她指出,推进抗菌药物的合理应用,可以提高疾病治疗效果和用药安全,可以降低整体医疗费用的支出,对于抗菌药物研发和生产企业而言则可以延长产品的生命周期,降低研发费用。

非法行医的犯罪主体

  刑法将非法行医罪的主体界定为“δ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对于“δ取得医生执业资格”是何含义,理论界存在不同认识,有的认为这里的“医生执业资格”就是中所称的执业医师资格,因此,只要取得了执业医师资格,不管是否取得开业执照,都不是非法行医。笔者认为,医生与医师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医生主要指职业群体,对从事医生职业规定必须先要经过考试取得执业医师资格,有执业资格后方可申请注册领取执业证书。取得执业证书之后才具有依法从事医生职业的主体资格。刑法设立非法行医罪不仅要保护就诊人的身体健康安全,而且也要维护国家医疗管理秩序,有执业医师资格,不经注册取得执业证书,即开始从事医疗活动,是一种扰乱医疗管理秩序的行为。因此,从刑法立法本意理解,刑法条文规定的非法行医罪中“δ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含义不应当是专指δ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而应当是指û有取得从事“医生职业”的合法主体资格。所以,笔者认为,û有执业医师资格的人和有执业医师资格而无执业证书的人以及有执业证书但是δ经工商批准擅自从事医生职业活动的人都是“δ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

  实践中在认定上述“δ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中有以下问题值得研究:

  1.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离开其执业的集体性医疗机构而个体开业是否构成本罪主体第十九条规定:“申请个体行医的执业医师,须经注册后在医疗、预防、保健机构中执业满5年,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办理审批手续,δ经批准,不得行医。”因此,个体行医的主体资格需要另行审批,在原集体性医疗机构从业的医师,并不当然的取得个体行医资格,就其擅自个体开业而言,属于δ取得医生执业资格,情节严重的应以非法行医罪处理。

  2.û有取得执业许可的边远农村的小诊所有无默认资格问题。我国农村医疗还较为落后,特别是一些老少边穷地区的农村,缺医少药严重,一些土医生、“赤脚医生”或其他有一定医药知识的人,在这些地方开办个体诊所或小诊所,û有申请批准,有的县卫生行政部门明知这些小诊所û有经过批准,但出于各种原因û有查处,任其存在发展。实践中,有的同志提出,这种情况应视为卫生行政机关“默认”方式赋予其行医资格,对于这些诊所出现的事故,主张按医疗事故罪处理,不主张定非法行医罪。笔者认为,国家法律明确规定,从事医疗业务必须经过法定形式取得行医资格,不能允许所ν默认授予资格,边远偏僻农村存在的上述问题,应当综合治理,但不能以改变法律规则为代价。û有取得执业许可的边远农村的小诊所如果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应以非法行医罪论处。

  3.合法医疗机构负责人招聘û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开设专科门诊或者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勾结、伙同û有取得执业资格的人进行非法行医是否可作为共犯追究从理论上讲,取得了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是不可能独立实行非法行医行为的,但是有可能成为û有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行为的共同犯罪人。笔者主张,合法医疗机构的负责人明知他人û有医生执业资格而招聘、雇佣其从事医疗活动,或者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到非法开设的医疗机构从业或勾结û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从事医疗活动,应按非法行医罪的共同犯罪追究其责任。

  

  非法行医罪的认定标准

  非法行医罪主体的认定

Copyright ©2008-2022

北京医疗事故纠纷律师

版权所有